直面疫情需要提高心理“抗挫力”

“大夫,我最近乏力,体温一直在37℃左右,没超过37.3℃,还会腹泻,整宿睡不着觉,我是不是被传染新冠了?我没和疫区的人接触啊。”韩小娟在好大夫在线小程序上给义诊大夫留言说。结果被回复说,“不是,你可能只是感冒,还有些焦虑,建议你去医院验个血,同时做下心理辅导。”

韩小娟这种错觉,并没让线上的全科大夫感到意外。身体不舒服,大部分人都觉得是“病毒”在作怪,殊不知还有些是因为心理作用。

国家精神心理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一份对全国范围5万余名居民线上调查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众精神心理健康问题突出。其中,抑郁占总体人群的27.9%,焦虑占31.6%,失眠占29.2%,急性应激症状占24.4%。

7月21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新冠疫情目前还在全球泛滥,中国的疫情受全球疫情的影响,在未来出现疫情是一种常态。这种情况下,民众该如何保持心理健康?

韩小娟一直坚称自己是“无症状感染者”。最近的一周里,她在8个在线问诊平台上陆续问诊。“我是腹泻,肯定是不典型症状,要不是怕感染,我早就去检测了,肯定是阳性。”韩小娟说。她的家人觉得她在无理取闹。

36岁的韩小娟是一个品牌服装沈阳门店的售货员。复工后,韩小娟坚持每天回家用75%酒精擦手、擦鞋底,外套用喷壶喷消毒液,先洗澡再进屋。而且,她还要求全部家人照做,谁要是落下某一步,她就会大吼大叫,直至做到为止。双手变得干燥敏感,外套、衬衫被消毒液浸褪了色。盛夏在户外,韩小娟宁可大口喘着粗气,也不摘下口罩。疫情暴发至今,她没去过一次医院,更不用说去餐馆。白天,每隔两小时,她会测一遍体温。到了晚上,她会刷上四五个小时的手机看疫情新闻,然后度过翻来覆去时睡时醒、醒了又睡不着的夜晚。

家人觉得她只是感冒,一直劝她去医院就诊,好对症下药,可她就是不肯,“我又没有防护服,去医院看病万一被感染了怎么办。”近两日,她的失眠加重,偶尔眩晕。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孙博告诉记者,韩小娟很有可能得了焦虑症。从公共场所回来反复洗手消毒、一头疼脑热就担心自己感染新冠病毒,对医院等公共场所恐惧、生病也不愿意去就医、晚上时常失眠,这些都是对病毒蔓延引发的负面情绪的表现。

“疫情期间,人们处在应激状态,会出现恐慌、担心、焦虑、多疑、愤怒、激惹、冲动等常见的心理反应。但在我国疫情防控平稳的现状下,还出现这些症状,而且加重到影响正常工作和生活,就需要就医了。”孙博说。

“我又在焦虑什么呢,疫情都控制住了啊。”刘嘉媛总会反问自己,而又止不住的囤货。25岁的刘嘉媛单身,在出租屋里囤了120个口罩、2L的75%酒精,还有她一年都消耗不完的卷纸、挂面和罐头。

刘嘉媛觉得自己对疫情防护有正确认知,但同时在黑龙江、吉林、北京、新疆等地出现疫情后,原本放下的心,揪起,放下,又揪起。刘嘉媛回想日常说,自家小区人员可以自由出入了,一部分的公共场所的测温卡点成了摆设,很多餐馆、生鲜超市等人员密集场所内,顾客都不戴口罩。“麻痹松懈的人越来越多,这让我没有安全感。”刘嘉媛说。

孙博分析说,“疫情重来,人们采取的心理防御被击溃。原本相信病毒得到控制,面对疫情再次发生,会再次受到打击,而且更为强烈。”

日常中,人们多少都有些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得不到疏解就会憋出“内伤”。疫情会让负面情绪一次次冲撞人们的心理防线,最终崩塌。在经历持续几个月压力之后,很多人对痛苦和不确定性因素的耐受力变得很低。

韩小娟的焦虑来源于生活环境的改变。疫情后,她和丈夫从家庭月收入1万元降为4000多元,可每月的房贷、水电消耗等生活成本没有降低,两个儿子的教育支出也没有减少。“我家的好日子太脆弱了,哪天我和我爱人有一个失业,房贷就断供了。更不用想着万一哪天家里有个人再感染上‘新冠’,所以我处处谨慎,不敢出错。”韩小娟对记者倾诉。

除了个人的焦虑,疫情常态化也让人产生了社交焦虑。杨旭每年一到夏天的周末,几乎周周有“饭局”。有的是维系人脉关系的酒局,有的是三五好友聚起来畅饮到凌晨的“发泄局”。杨旭告诉记者,他天生爱热闹,平日里喜欢和朋友打成一片,至今半年没聚餐,好友微信里聊上三五句就结束了,心里会有疏离感,觉得自己失去了信任。

“面前有一块大石头挡住去路,为什么你要撞得头破血流,绕过去就可以啊。”孙博说。在做心理辅导时,他总是解释负面情绪出现的正常性和焦虑的功能,指导人们学会接纳负面情绪,不要为负面情绪的出现而自责痛苦,因为石头的出现不是你的过错。

在长期拥有负面情绪的情况下,人们要学会给自己减压。“放松挂在每个人的嘴上,可真正懂放松的人不多。深呼吸、冥想、听音乐可以放松心情,但其实放松需要不断的刻意练习和真切体验。放松是在练习中通过意志将注意力从负面情绪上转移,关注自己的需要,体会躯体和心灵的压力释放。”孙博说。

“心理韧性”,也叫“抗挫力”,是指在面临逆境、不幸、挫折及其他压力情境下,能够有效适应的能力。心理韧性除了能够帮助个体在压力中保持正常的心理和生理机能,避免伤害,还能使个体获得成长和积极发展。孙博建议,可以尝试呼吸放松、瑜伽、正念等任何一种能接受的方式。比如可以在一个环境舒适阳光明媚的角落静静发呆,可以培养一项新的兴趣爱好或运动项目,甚至可以多看几场电影、多读几本书。必要时,也可以找人倾诉,寻求支持。

辽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认为,不只个体需要“韧性”,团体、社会也需要“韧性”。良好的社区复原能力会让个体更有安全感。面对疫情的反弹,各级单位和社区都迅速响应、迅速排查、及时通报,会让普通市民觉得安心不少。

随着疫情波动,人们的心理和情绪的波动会相应发生。在变化面前,只有学会适应、接受和应对,才能有助于适应疫情的“新常态”,并泰然处之。

疫情+高考 世界各国都交上了怎样的“答卷”?

北京时间7月10日下午5时,随着最后一门考试的结束,2020年高考正式落下帷幕。受新冠疫情影响,教育部在3月31日宣布今年高考延期一个月举行。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在6月19日的发布会上介绍了今年高考的整体工作安排,包括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开展全覆盖的防疫培训,为考生组织考试防疫教育等,从而确保“健康高考”“平安高考”。发布会还提到2020年是高考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要在试点省份做好新高考实施工作。

但中国并非唯一一个要在今年进行高考改革和调整的国家,为了应对新冠疫情,世界各国也积极作出了考试调整。德国和法国就在“该不该举办线下高考”这一问题上有了分歧,德国教育部为了使“高考”含金量不缩水仍照常举办线下考试,但法国考虑到安全原因取消了线下高中毕业会考,转用平时成绩代替。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正为该不该废除本科录取的标准化考试而焦头烂额。美国加州大学在疫情期间公布的新招生方案,就传递出了该校对美国现行考试体系的不同声音。英国也积极参与到“高考”改革的大潮当中,意图通过调整A-level成绩公布和大学录取的顺序来解决高校招生问题。

那些看起来“默默无闻”的国家,也并非在“原地踏步”:日本和韩国都经历过深刻的教育体制变革,且这些变革永远是“正在进行时”。

2020年的新冠疫情可能为各国“高考”变革提供了契机,但教育体系改革从来都不能一蹴而就,确立更加人性化的招生标准,不断完善考试制度,这一切都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向前探索。

国外疫情形势依旧严峻的当下,该不该举办大学入学考试成了很多国家都头疼的问题。若继续考试,怎样才能保证考生的健康安全?若不举办考试,大学又该如何判断学生的学业水平是否符合招生要求?在多方权衡之后,不同的国家作出了不同的选择。

德国教育部在3月25日决定,尽管要采取额外的防护措施,今年的Abitur毕业考试也必须按计划进行,从而防止该考试文凭含金量的贬值。Abitur是由德国、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等国家的大学预科授予通过中学毕业考试学生的资格证书,是进入这些国家大学的重要通行证。Abitur的最终成绩并不是由一门考试一锤定音,而是由考生高中最后四个学期的复合成绩和毕业考试成绩共同构成。德国每个州都有自己的中学毕业考试,内容涵盖四到五个学科,包括口试和笔试两部分,一般在每年3月到5月底之间交错进行。

当地时间5月4日,德国的学校陆续开学,应届高中毕业生是第一批重返课堂的学生。新的卫生条例规定学生必须定期洗手消毒,在通风良好的小教室里进行考试,且考生与考生之间至少相隔1.5米。虽然学校落实了严苛的防疫措施,教育部这一决定还是引来不少非议。许多德国学生及家长认为,现在举办线下考试所带来的风险要远大于其带来的好处。纳尔逊曼德拉学校的学生家长Artemisa Ruiz Bustos就说道:“女儿考试的班级里有两个新冠疑似病例,但因为这两个孩子不属于高危人群,就没有接受新冠病毒检测。”这让她非常担忧。

德国教育工会发言人Ulf Rodde也表示:“教育部举办这些考试,给学生们带来了不必要的心理负担。这项决定只会暴露他们狭隘的教育思想观念,那便是,不去把教育看作是孩子学习的一个过程,而只是把重点放在考试上。”

这些反对意见无疑都在强调,在疫情还没有稳定的情况下,健康才是第一位的,“高考”可以延迟或用其他方式代替。但即使是取消线下“高考”并用其他方式替代的邻国法国,似乎也没能让所有人满意。

当地时间4月3日,法国教育部长Jean-Michel Blanquer在电视直播中宣布,将以平时作业、课程考试成绩等方式来代替高中毕业会考,即BAC考试。BAC全称为Baccalaurat,是法国高中生通过毕业会考后被授予的文凭,BAC考试分为普通类、技术类和职业类三种,其成绩是大学录取的重要参考依据。

自1808年BAC考试开始以来,今年是法国第一次没有正常举办高中毕业会考,法国教育部也是经过慎重考虑后才作出了这个决定。截至北京时间7月9日2时,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接近17万人,死亡人数共计29965人,是全球排名第六高的国家。“在目前的困难时期,这是最简单、最安全、最公平的解决方案。”Blanquer在直播中说道。

但取消线下BAC考试的解决方案依然招致了争议:根据7月7日BAC成绩公布情况来看,今年的考试通过率有了明显提升,从去年的77.7%上涨到今年的91.5%。这一结果让不少人对考试成绩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有四五所学校的通过率远远高于往常,”BAC考试评审委员会的一位老师说道,“这让我们很不安。”由于今年的BAC考试成绩是用学生两个学期的平时成绩来代替,评审委员会怀疑,学校会为了升学率而提高考生的分数,从而使该考试失去它本身的意义。

这样看来,今年是否该照常举办线下毕业考试这一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每个国家的情况不同,答案自然也不同,每一个答案也并非完美。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即在特殊时期,很多国家都在重新审视和调整本国“高考”制度和教育体系。

疫情期间,美国许多大学都调整了其本科招生方案来适应新的环境变化,并不断反思目前大学录取方式的合理性。

美国东部时间6月18日,普林斯顿大学宣布将暂停在大学申请中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要求。至此,美国八所常青藤盟校均表示,在下一年申请中将采用“选择性标化考试”(Test-optional)招生政策,即不再把SAT和ACT考试分数作为录取的硬性标准。

SAT是“学术能力评估考试”的简称,和ACT(美国大学考试)一起被称为“美国高考”,其成绩是学生申请美国大学入学资格和奖学金的重要参考。但由于疫情的关系,今年的SAT考试和ACT考试被无限延期,导致考生无法照常参加考试,所以许多大学都暂时免除了本科招生对这两项考试分数的要求。但有些大学却希望以此为契机,逐渐降低ACT、SAT等标准化考试成绩在大学申请中的地位。

美国时间5月21日,加州大学在官网通知中表示:“直到2024年秋季,本校将取消所有新生申请的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并努力创建一个更符合学校期望的测试体系。如果这个新测试体系在2025年秋季入学时还未能达到规定标准,本校将在录取过程中不再参考标准化考试成绩。”这一决定标志着加州大学为期两年的标准化考试价值评估工作达到高潮,这项始于2018年7月的评估工作旨在研究现行的标准化测试体系是否真的适合学生。

其实,SAT考试和ACT考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也经历了多次改革来更好地服务学生和学校,但对这两项重要考试的评价一直以来都褒贬不一。

批评者认为标准化考试本身就偏向“特权阶层”,其成绩也无法公平公正地体现出学生的真实学术能力。“加州大学的这个决定在很大程度上是合理的,因为标准化考试对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和低收入学生有着根深蒂固的歧视。”该校公共政策和高等教育研究员John Aubrey Douglass谈道。据2019年统计数据显示,55%的亚裔美籍考生和45%的白人考生的SAT成绩超过了1200分,而对比之下,只有9%的黑人考生超过了这一分数。Douglass还补充道:“在诸如韩国、日本等国家,中学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为这样的标准化考试做准备,他们的命运往往被一次考试所决定但更重要的问题是,与其他评估方式相比,我们并不能确定这些考试是否可以更有效地预测学生的能力。”

而主张保留考试的一派则表示,取消ACT、SAT成绩作为招生参考的一部分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格兰德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William Patrick Leonard认为,该问题的根源在于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均,而非考试本身。他补充道:“如果缺乏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衡量,学校就更难评估自身真实的教学资源获取水平就算对SAT和ACT考试不满,大学也会考虑用其他的标准化测试来作为选取学生的标杆。”

不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他们的初心都是为了使考试体系更加完善,考试结果更加公平,但具体的改革方式还需要继续研究和深入探讨。

想借疫情之机进行“高考”改革的国家并非只有一个,英国也有意参加到这场运动中来。

3月20日,英国考试监管机构(Ofqual)宣布,为了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包括A-level在内的所有夏季考试将一律取消,考试成绩将由教师评估、班级排名和学生平时表现综合而得的分数代替,结果将于今年8月份左右公布,并且那些对自己成绩不满意的学生也可以选择在秋季重新参加考试。

A-level,又称GCE A-level,即英国普通高中毕业文凭,是学生通过高中毕业考试才能获取的证书。一般来说,英国高中生会在高二冬季用老师预测的成绩来申请大学的预录取,然后在次年春末参加A-level考试,若达到拟录取大学的成绩要求,就可以正式成为该校的一员。这项考试制度也被应用于英国以外的一些国家和地区,例如新加坡、斯里兰卡等。

但据《卫报》报道,英国教育部拟对大学录取制度进行彻底改革,改革的重点是变换申请和考试的顺序,即要求学生在得知自己的A-level成绩后才能申请大学。因为在现行制度下,高中生会在每年6月份左右接到大学拟录取的通知,但A-level的成绩却于8月份才会公布,这就意味着那些未达标的学生将面临紧张的补录,并且参加补录的学生人数也在逐年攀升。英国大学和学院招生服务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收到无条件录取而未达标的学生比例已超过50%,而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老师对考生成绩的错误高估。

英国的教育大臣认为,改革大学申请和A-level考试的顺序将改善这一状况:毕业生们在考试成绩公布之后再申请大学,这一调整可以让学生们更加了解自己适合的学校,从而申请到更为匹配的大学;并且这一制度也对黑人学生和少数族裔在内的有利,因为老师往往倾向于给这些学生打更低的预估分数。

《卫报》中还提到英国教育部正在审议的一份文件,文件中列举了新政策的几种提案,分别是:

■与现行制度一样,仍是8月公布成绩,但大学推迟到1月份开学,给大学预留出5个月的申请处理时间。

■成绩公布时间提前到7月,大学在10月开学,预留出12周的申请处理时间。

■学生在成绩公布之前提交申请,但大学要等到A-level考试放榜后再发录取通知。

这并不是英国“高考”制度改革的首次尝试,自2006年以来,英国教育部一直想要推行“先出分,后申请”的大学录取方式,但都遭到了高校及校领导的反对而不得不维持原状,但今年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从上面列举的提案可以明显看出,所有的计划都是围绕“推迟录取”这一核心展开的,暗示着以教育大臣Gavin Williamson为代表的英国教育部想要改变现行“高考”录取制度的决心。Williamson希望这些改革措施能够提升高等教育的影响力和吸引力,从而减少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

不是所有国家都对“高考”政策作出了巨大调整,诸如韩国、日本等国家就因其高中毕业考试时间较晚,而无法现在就确定出详细的应对方案。原定于今年11月19日进行的韩国大学修业能力考试将延期两周,于12月3日举办,这也是韩国“高考”首次因传染病而延期。印度则表示,可能会减少下一年高中毕业考试的考纲内容来减轻考生负担。

今年日本全国统考的“大学入学中心考试”已经于1月18、19日举行,但日本高中生还需要参加各大学自主举行的“个别学力检查”才能进入大学。针对这次新冠疫情,部分日本国立大学改变了录取规则,部分院校还为确诊为新冠肺炎的考生设立了补考。另外,在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日本宣布2021年的大学入学考试照常举行。

除了今年由于疫情而作出一些特殊改变,很多国家的教育变革都是长久以来坚持进行的工作,而非一时冲动的“拍脑袋”决策。

以日本为例,1979年日本引入“全国共同第一次学力考试”作为大学的入学考试,但这一考试主要服务于国立大学和公立大学,考试内容也仅包含多项选择题。1990年“大学入学中心考试”替代了原先的考试方案,私立大学也被包含进来。2000年,日本大学审议会建议让高中毕业生拥有更多机会,尽量避免“一考定终生”的情况,至此,“二次考试”在日本迅速发展起来“二次考试”是指学生在参加完“大学入学中心考试”后,再去参加所报考学校的自主命题考试。

2021年日本“高考”又将引入新的测试方法,它不再一味依赖多选客观题,而是增加了英语听力和主观论述题的分数占比,旨在更广泛评估考生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高学生的英语运用水平。

而韩国自1948年建国以来,已经进行了14次高考重大改革。1994年,在借鉴美国SAT考试的基础上,韩国开始实行大学学习能力考试(CSAT)。最初CSAT考试的总分为200分,在1997年其分数增加到400分,涵盖了韩语、数学和英语等科目。进入21世纪后,除了学业成绩,韩国高校招生也逐渐重视起对学生综合素质的考察。2018年,韩国还颁布了《2022学年度大学入学考试制度改革方案与高中阶段核心教育方向》,意图于2022年开始实施新一轮的高考改革。

尽管每个国家“高考”改革的具体措施不同,我们仍能发现它们有着相似的发展趋势:多样化的招生方式和多元化的考量标准被引入到教育评估体系中来,国家更严肃地对待考试的公平公正问题以及更加尊重高校的办学自主权。

“高考”改革的发展趋势也同样反映了高校招生标准的变化。美国时间6月29日,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关爱共同生活”项目发布了315名大学招生主任的集体声明,该声明从自我照顾、学术工作、乐于奉献、服务家庭和参加课外活动这五个维度阐述了大学真正重视的学生品质是什么,从而为高中毕业生提供学习和生活的建议。该项目的主任Richard Weissbourd说道:“疫情期间,学生和家长都对大学看重什么样的申请者感到好奇,这个集体声明正是想要回答这些问题。”

面对疫情现状张北人得谨记!谨记!再

6月20日,张家口市新增确诊病例2例(均与北京返乡人员有密切接触史),因沽源县与我县三号乡接壤,为全县疫情防控带来了巨大压力和挑战。为进一步加强全县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保障广大城乡居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现将相关注意事项通告如下:

一、继续实行报备举报制度。全县广大居民要持续关注北京市疫情形势变化,特别是沽源县疫情情况,密切关注确诊病例行动轨迹。尤其是5月30日以来,去过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京深海鲜批发市场等中高风险地区的来张返张人员(包括暂住后离张的人员);6月6日以来,与沽源县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或间接接触的人员,要立即主动向所在单位或属地乡镇、街道、社区、村登记报备,如实提供相关信息,并按要求落实相关防控措施。如因个人原因未及时报备或不如实提供信息,出现问题后果的,严格依法追究相关责任。同时,全县继续实行监督举报制度,希望广大居民共同维护来之不易的防控成果。

二、继续实行排查调查制度。全县广大居民要根据防控工作需要,积极配合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开展的询问、调查等工作,不得隐瞒相关情况。进入小区时配合做好测温、验码、登记等;快递、外卖、家政、装修、搬家、房屋中介等生活服务业人员以及其他外来人员,需持河北健康码“绿码”登记后进入。其他外来人员入住宾馆、农家院或就餐时,需配合做好扫码、登记、测量体温等工作。

三、继续保持良好生活习惯。全县广大居民要不断强化个人防护意识,进入各类场所时坚持“亮码通行”,科学佩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不扎堆、不聚会,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倡导健康生活方式。

中东疫情观察丨经济恢复有待时日 疫情防控面临诸多难题

进入到6月份,中东多国陆续宣布重启经济活动,但由于疫情在地区内并未出现好转,防疫工作仍然是政府的重中之重,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减缓了经济恢复的步伐。土耳其、伊朗在确诊人数均突破16万的同时,两国近期还宣布重新开放边境并恢复贸易;沙特疫情相比高峰时出现好转,但仍然未现拐点;卡塔尔、阿联酋等国家经济面临困境,政府正在积极寻求防疫和恢复经济的平衡点,疫情在中东地区的发展仍然不容乐观。

当地时间4日晚,土耳其卫生部网站更新的数据显示,当天进行了32325次新冠病毒检测,其中988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至此,土耳其累计确诊167410例,累计死亡4630例,累计治愈131778例。近半个月来,土耳其日增病例在1000例上下浮动,近6天连续保持在1000例以下。

土耳其贸易部长赫萨尔·佩克詹在其社交账号上证实,当地时间4日,土耳其重新开放了与伊朗、与伊拉克的陆地边境,海关大门已经重新开放,可以进行国际货运。佩克詹表示,重新开放也标志着非接触式贸易的结束。

自新冠肺炎疫情3月在土耳其暴发后,为遏制疫情蔓延,土政府相继宣布关停与伊朗、伊拉克的陆地边境。近期,土耳其疫情出现向好态势,当地政府逐步放松管控措施,加速生产生活正常化。

土耳其交通运输部长阿迪尔·卡拉伊斯梅洛格鲁当地时间4日宣布,土耳其将于6月10日开始陆续恢复与40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航班。

6月10日复飞保加利亚、卡塔尔、希腊等国和地区;6月15日复飞德国、奥地利、日本、新加坡等国和地区;6月20日复飞荷兰、哈萨克斯坦;6月22日,复飞阿尔巴尼亚、丹麦、韩国等国;6月25日复飞比利时。

卡拉伊斯梅洛格鲁表示,交通运输部与土耳其外交部、卫生部、文化旅游部保持密切合作,严格执行防控措施。此前土耳其文旅部曾宣布,所有抵土人员都将在入境时接受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并留下电话、居留地点等详细联络信息。

近半个月来,土耳其日增新冠肺炎病例在1000例上下浮动,近6天连续保持在1000例以下。但随着各地复工复产的加速,当地媒体报道,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有8个城市感染病例在上升。

土耳其卫生部长科贾当地时间6月3日表示,当前土疫情已进入新阶段,但他不认为会出现第二次疫情波动。科贾认为,当前土耳其防疫工作面临3大困难,一是因相信在治疗方面取得的成绩而忘记疾病的严重性,二是高危人群放松防护,三是把当前的计划性正常化进程当成完全正常化。科贾说,下一阶段未考虑大范围实施周末出行禁令,将视情况而定以省为单位进行动态调整。科贾同时强调,直到最后一个患者被治愈前,风险将会一直存在,现在已看到了岸边,但海上并不风平浪静。

土耳其《每日新闻》报当地时间3日报道,为遏制疫情蔓延,土耳其又有两个省强制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这两个省是位于爱琴海东部的库塔希亚省和位于土耳其东部的卡尔斯省,至此,土耳其共有38个省颁布了强制佩戴口罩令。

近期,土耳其疫情出现向好态势,当地政府宣布抗疫进入新阶段,5月至7月间将逐步放松防控措施。当地时间6月1日开始,土耳其各地全面复工复产,取消各省市间的旅行禁令,国内航班复飞,餐厅咖啡馆幼儿园日托中心等都恢复营业。公共交通工具也解除了之前的相关限制。但疫情尚未结束,防控仍面临多重挑战,土耳其卫生部长连日来多次呼吁民众不要放松警惕,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

据伊朗卫生部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4日伊朗单日新增确诊病例3574例,为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值,单日新增死亡59例。在进行的1019000次核酸检测中,累计确诊病例达164270例,死亡8071例,康复127485例,现有重症2569例。

记者了解到,尽管疫情已经超过此前最严重的阶段,但许多民众仍然对新冠病毒缺乏足够警惕。当天伊朗交通部表示,由于很多游客选择周末出行,伊北部旅游省份面临着严重的堵车。总统鲁哈尼要求卫生部长立刻通知各省防疫部门,加大对民众的宣传力度,向人们告知忽视卫生防疫的严重后果,并再次警告民众避免不必要的旅行。

此外,鲁哈尼表示,此前政府的防疫工作已经取得显著效果,疫情曾在一段时间得到遏制,但如果由于民众疏忽,导致任何一个地方再次达到疫情高峰,政府将不得不重新实施限制措施。这不仅影响民众生活,更会给国家经济带来损失。

伊朗卫生部官员表示,近期到医疗机构就诊的患者明显增加,随着餐厅等公共场所恢复营业,预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还将进一步上升。

沙特卫生部当地时间4日下午公布的最新数字显示,过去24小时沙特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975例,单日新增病例数相较前一日有所回落但仍处于相对高位,当天同时新增32例死亡病例,单日新增死亡病例数再创新高。至此沙特境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累计已达93157例,其中611名患者病重不治去世,68965名患者已经治愈。

沙特5月下旬疫情曾出现阶段性向好趋势,政府自此从5月29日开始,分步骤实施“恢复正常社会生活”计划,但此后单日新增病例数整体出现回升的态势,因此近期沙特内政部门也在持续加大对违反防控疫情规定行为的处罚力度。沙特内政部当地时间6月4日上午发布通告,宣布境内外籍居民出行如果不佩戴口罩,除了处以每人1000沙特里亚尔(约合1880元人民币)的罚款之外,相关个人还将被驱逐出境并不被允许再次入境。沙特总检察院同一天也发布了一份逮捕令,宣布逮捕署数名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有关新冠肺炎疫情虚假消息的个人。总检察院负责人向外界表示,禁止任何人处于任何目的制作或发布或传播关于疫情的虚假信息,同时呼吁民众从权威部门获取相关信息。

当地时间4日上午,沙特西部城市麦加卫生部门发布消息,宣布在市内某医院工作工作的一名巴基斯坦籍医生因感染新冠肺炎医治无效去世,这是麦加市内第一名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上周麦加市内一名护士因同样的原因去世。当地媒体在报道的同时,也关注了外籍医生和护士在沙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贡献。按照沙特医师协会的统计,截至2018年8月沙特境内注册专业医生为93966名,其中外籍医生超过六万八千名。尽管卫生部门并未公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医护人员的比例,但记者据当地媒体报道统计,沙特境内至少已有八名外籍医护人员因新冠肺炎去世。

卡塔尔公共卫生部4日下午对外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中,共进行了4649例新冠病毒检测,确诊1581例,累计确诊病例达63741例。卡塔尔当天还有1926名治愈患者,总治愈人数达39468例,目前仍有24228人处于治疗中,其中1646人住院治疗,239人在重症监护室中。卡塔尔累计进行了241086例新冠病毒测试,确诊人数超过总检测人数的四分之一。

日前,卡塔尔规划和统计局公布了全国4月最新各项统计数据,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颇深。

在国际贸易和经济方面,卡塔尔4月实现贸易顺差43亿里亚尔(约合84亿元人民币),环比上月下降44%,同比去年同期下降66.9%;其中出口约118亿里亚尔(约合230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26.3%,同比下降46.3%;进口约75亿里亚尔(约合46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10.1%,同比下降17%。四月中国保持卡塔尔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为卡塔尔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和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四月卡塔尔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环比今年三月下降1.33%,其中交通运输业下降4.85%,酒店餐饮业下降了2.51%。政府电子政府网站服务数量下降近一半,从今年3月的86.4万件下降至4月的45万件,跌幅47.9%房地产方面,房屋买卖量环比上月减少了25%,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40%。在交通方面,全国交通违章相比今年三月下降了62%,引起伤亡的交通事故下降了32%。新发驾照数量环比减少97.8%,同比减少98.8%

卡塔尔今年2月29日出现首例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3月下旬确诊每日确诊病例开始大幅增长,超过500例每天,四月社会生活和国民经济开始受到严重影响。

当地时间4日,阿联酋卫生和预防部通报新增65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同时新增419例治愈病例和3例死亡病例。至此阿联酋境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37018例,其中治愈病例19572例,死亡病例273例。

回顾阿联酋的新冠肺炎疫情发展,从3月底的日增100多例,4月中旬以后日增在400例以上,5月初单日新增病例在600例以上,进入5月中旬,日新增病例在700例左右,到5月18日和19日,连续两天日新增病例超过800,5月20日首次突破900,5月22日新增病例达到994例的最高点,5月23日以后日新增病例有所减少,但处于800例左右的高位,5月28日新增病例数大幅降至563例,是5月以来首次低于600例,但是5月29日后,阿联酋日新增病例数再次出现回升,至600-800区间波动,6月2日起再次降至600例以下,6月3日重新回升。

本周,阿联酋大多数公司的雇员开始返回办公室上班,但部分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公司,上班面临的第一件事却是:减薪、裁员。

当地时间4日,阿联酋第二大、中东第四大航空公司,阿提哈德航空公司(Atihad Airways)宣布,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给全球航空业造成了损失,该公司已将其雇员的减薪期限延长至2020年9月。“遗憾的是,阿提哈德已将其减薪期限延长至2020年9月,其中初级员工和乘务人员减薪25%,经理级及以上员工减薪50%。住房津贴和多项福利仍将继续发放,”该航空公司的发言人在给《哈利吉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说。

在阿联酋,航空公司减薪潮早已开始。4月初,总部位于迪拜的廉价航空公司迪拜航空就已经宣布减薪。5月19日,阿提哈德航空在多个部门进行了裁员。随后,即使在阿联酋政府宣布对其注资之后,中东第一大航空公司——阿联酋航空公司5月31日宣布开始裁员。

近日,阿联酋人力资源部连续出台相关政策,规定了疫情期间雇主和雇员的权利,包括:暂时和永久性的减薪以及无薪假期必须得到相关批准;雇员被辞退,服务终了的酬金将根据该雇员在减薪之前的最后工资来计算。

阿布扎比劳动法院院长阿卜杜拉·阿尔·努阿伊米(Abdulla Al Nuaimi)近日重申,根据阿联酋最新的立法,如果工人失业,雇主必须在一定期限内继续支付他们的房屋(房租)补贴,该裁定旨在防止面临不确定财务未来的房客被房东驱逐。